百万发登录网址官网-

数百名维吾尔族青年想起诉澳大利亚反华智库。

[环球时报范凌志、刘欣]“我们希望那些诽谤新疆所谓强迫劳动的组织停止制造谣言,停止损害我们的声誉,向我们道歉!”近日,湖南张家界维吾尔族青年努尔·阿迪力·乌布力卡斯在社交平台上以“霍巴郎”的名义撰写了一篇文章《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合法权益——维吾尔族同胞联名起诉澳大利亚战略研究院的建议》,诺埃尔·阿迪力·乌布利卡斯日前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驳斥了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等西方反华势力炒作的所谓“新疆强迫劳动”谎言,称目前的倡议得到了数百名维吾尔族同胞的响应和支持,并将在未来对澳大利亚ASPI提起侵权诉讼,“我们知道这很难,但我们必须这么做。

”2020年2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表了一份题为“贩卖维吾尔人:新疆以外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视”的“研究报告”,声称有“充分证据”显示,在中国政府领导下,新疆少数民族职工接受内地企业“强迫劳动”是“再教育”活动的延续,在内地企业工作时,他们“受到严密监视,住在有人看守的宿舍里,被限制自由行动”。此后,中国外交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多次驳斥阿斯皮有关新疆的报道,并指出该研究所长期由美国国防、外交机构和军火商出资。

它具有强烈的反华思想,热衷于炮制和炒作各种反华谎言。ASPI的反华报道也引起了一直关注时事和新闻的noer Adili的关注。这位来自Kashgar麦盖提县的26岁男孩自2018毕业于吉首大学以来,一直在张家界从事在线销售、餐饮等行业,并开发了“浩巴郎”微商APP。诺拉迪利在工作。”在那段时间里,我看到很多国内媒体报道H&M、耐克等国外品牌抵制我们新疆的棉花。我不太明白。我上网了解了这起事件的全部经过,发现阿斯皮是新疆最早诽谤所谓“强迫劳动”的组织之一,“越看越气愤。

诺埃尔·阿迪利告诉《环球时报》,诺拉迪利告诉《环球时报》,他在新疆出生长大,在内地就业。ASPI报告中提到的少数民族被“强迫”到大陆工作,被“监视”和“再教育”的情况,与“我们家有几百亩棉田”的实际情况完全不符。国外炒作新疆棉花时,我父亲打电话说,自己的棉花要承担5-8万的经济损失。在前一个棉花收获季节,我们雇用了20至30名闲散工人来采摘棉花。基本上,他们都是当地的少数民族。一开始是每公斤七八十美分,后来变成2元左右。

在过去的两年里,机器收获更多,人工采摘棉花所需的劳动力更少。我们能得到什么样的强迫劳动?”诺拉迪利非常生气。曾在长沙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的诺尔·阿迪利的一名大四学生因所谓的“强迫劳动”事件被解职。该公司的产品主要出口到美国,美国买家突然要求长沙的该公司核实是否雇佣了维吾尔族工人。为了避免风险,公司别无选择,只好解雇了努尔阿迪里的大四学生和其他维吾尔族工人。诺拉迪利说,阿斯皮和一些外国媒体的谣言不仅损害了棉农和维吾尔族工人的利益,也损害了维吾尔族人民的尊严。

”这份报告是要把我们维吾尔族人描绘成一个特别懒惰的形象,我们需要别人强迫我们工作!”他说:“我们都是自愿来的。过去,农村有很多闲工。我们在家乡没什么事可做,所以想去内地打工赚钱。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工作赚钱盖房子。差不多一年半后,他又回去结婚了,“诺拉迪利没想到的是,阿斯皮的无端诽谤才刚刚开始。之后,西方国家和美国加大力度炒作所谓的“强迫劳动”话题“看到这些越来越离谱的谣言,我感到非常气愤。但是,我认为有必要表达我们作为维吾尔族人的不满。